归兮离兮

当我死去,当我离开,我的心都是一样的。

乐乎印品:

乐乎印品「手机壳定制即将全面上线 - 送出50个免单名额,邀你来体验

手机可能两年换一次,而手机壳可以天天换!乐乎印品推出手机壳定制服务,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安卓用户已可在线体验,iOS用户还要再等几天哦~

8月26日12:00前在LOFTER推荐/转载本文即表示报名参与公测,随机抽出50个免单名额,每人获得一张0.01元手机壳定制券。

进入乐乎印品抢先体验>>

公测商品:

手机壳定制

活动详情:

1、在LOFTER内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随机选出:50个“0.01元体验”机会 

2、推荐或转载本文即可获得一张手机壳定制7折优惠券,人人有份

3、获奖名单和优惠券将在iOS端手机壳定制服务上线后,由 @乐乎印品 公示并以私信形式发放。

4、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手机壳后,到LOFTER晒单并打上#乐乎印品#标签,还能获得晒单礼券。

进入乐乎印品抢先体验>>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Say Something

Say something,I'm giving up on you
说些什么吧,我濒临放弃

1.
“陈赫——”
“陈赫?”
“陈赫!!”
“......陈赫”
“猪!”
“赤赤”
“赫赫”
“别再喊了!别再喊了...别...求你...我不要...李晨...李晨...晨哥...晨哥...晨哥...”陈赫捂着自己的耳朵,身子缩成一团,头深深地埋进膝盖,不停地颤抖“为什么...求你...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回应...我快要撑不下去了...快要...放弃了...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不停地抽泣着,无法说出那怕一句完整的话语。
巨大的悲鸣从他的胸腔迸出。
他就这样坐在落地窗前,坐在月光下,痛苦地,压抑地,悲鸣着。

没人听得见。



2.

“赫哥?昨晚上怎么了你?瞧这眼睛红的。”经纪人拉住陈赫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不会又喝酒了吧?和谁一起喝的?”
“没事,一个人喝的。”陈赫疲倦地抬起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没事,不用你操心。”
“....唉。”经纪人叹了口气,“那今儿晚上——”
“我去。”陈赫揉了揉眼睛,仰起了头,闭上眼睛,“我去,你不用管了,明儿一早去郑恺那儿接我。”
“这...合适吗?”经纪人犹疑地看着他。
“我都忘了,是不合适了。”陈赫拍了拍脸颊,想了想,“那到晨——算了,今天晚上又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那到时候赫哥电话联系啊。”经纪人拿出手机示意,一边飞快地打着字。
“行了,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了。”陈赫拍了拍经纪人的肩,转身耷拉着肩膀,缓缓地戴上耳机,离开。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濒临放弃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说你想让我成为你的唯一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无论哪里,我都会在你身边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快要放弃你了

3.

陈赫低着头走进包厢,戴在头上的帽子突然被抢走,紧接着传来郑恺不满的声音:“慢死了你这只猪!我们都等了两个小时了!罚酒罚酒!”
陈赫冲他贱兮兮地笑了笑,“这不是要给电影做宣传嘛,来来来,今个跟我喝大酒不醉不归!我奉陪到底!一个都别跑啊。”他端起杯子,直直地盯着杯子里的酒,脖子僵硬,不敢望向沙发的角落处。
他确实故意来迟,今天在和经纪人见面的时候已经确定了今天的行程,电影的宣传告一段落,难得空闲的时间,兄弟们约起来聚,他却故意躺在沙发上发了两个小时的呆,不愿意来。
不愿意见到李晨。

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肩上,松松地揽着他,一边拿起他手中的杯子,喝了一口,温润的声音在他耳边放大,“赫赫最近腰不好,酒就少喝点。”
陈赫伸出手,接回杯子,另一只手摩挲着杯口,嬉笑着说:“没事没事,我还就想喝点,今这正好,晨哥你甭管我,喝多了杨炀接我呢?”
“杨炀?这么晚了太麻烦他了,完了去我家吧,应该能抬回你去。”李晨看了看表,笑了笑说。
“别啊,晨哥,到时候谁抬谁还不一定呢!就你那酒量,饶了我吧。更何况,你家不是也不太方便了么,我过去怕是嫂子要不高兴啦。”陈赫扭过头去看着KTV点歌的屏幕,笑着说。
李晨皱了皱眉,“她这几天国外拍封面,更何况她一般也不住我那。”
“哦,那也行,我就勉强在牛窝凑合一晚上,嘿嘿。”陈赫嘻皮笑脸地说着,一边将有些颤抖的左手揣进卫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杨炀去了个短信:
“我晚上还在晨哥那儿。明儿迟点来接我吧。”


4.

凌晨不知几点,一群人已经喝得七横八竖,勉强保持清醒的陈赫一个个打电话,叫人把自家的接走,然后搀着喝得不省人事的李晨,叫了一辆出租车,路上李晨差点吐了,陈赫没办法只好把他仰抱在怀里,目光停留在李晨的额头上,不敢下移。
到了李晨家门口,陈赫艰难地把李晨半抱半拖的弄下了车,司机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询问是否需要帮忙,陈赫脸色苍白的冲他笑了笑,挥手示意不用。
终于到了家门,陈赫从李晨的外套口袋里拿出钥匙,开了门,拖着李晨直接冲向卧室,李晨挣扎着躺在了床上,捂着嘴压抑着呕吐的冲动。
“晨哥,我去关个门,你自己换身衣服,洗个澡啊。”陈赫一眼没看,转身离开卧室。
还没走到走廊,就听见“砰”的一声,吓得陈赫赶紧冲向卧室,赶紧把因为难受滚下床的李晨拖上床。
他叹了口气,双手按在李晨的肩膀上,缓缓地下滑,触碰到衬衣的扣子,像触电似的,手剧烈地抖动着,一颗一颗解开排列整齐的木扣,手指蜷缩在李晨的胸膛。
他俯下身,将自己的脸贴在李晨的胸口。
他闭上眼睛,泪水流了出来。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我感到自己如此无力
  It was over my head
  我对你魂牵梦萦
  I know nothing at all.
  却手足无措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我跌落爬起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学习如何爱你
  Just starting to crawl.
  也学会了挣扎逃离


5.

清晨,陈赫就离开了李晨家,走的时候他蹲在门口,仔仔细细把门口的拖鞋摆放整齐,想了想,又把那唯一的一双女式拖鞋放在了正中央,把他昨晚穿过的那双小心地收在了鞋柜里。
他没有给杨炀打电话,也没有回家。
他走在离李晨居住的小区最近的一条小街上,带着图案滑稽的口罩,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记得昨天深夜李晨身上的体温,记得李晨带给自己的触觉,和一个不被人所知的吻。
他也依稀记得昨晚李晨呢喃着他的名字,模糊的重复着“你这只猪”“猪”“赫赫”“陈赫”“贱人”“赤赤”。
他记得他也不断的回应着“李晨”“晨妈”“晨哥”“黑牛”“晨儿”。
他还记得他看着李晨,在窗边流着泪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他在心里,痛苦的,压抑的,叫喊着。
他紧咬着手腕,抱紧了自己。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濒临放弃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对不起我无法对你开口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无论哪里,我都在你身边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快要放弃你了


6.

人越来越忙碌,总会不经意淡忘一些,流失一些,不愿意失去的东西。
所有人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忙碌着,再也无法合聚在一起,只能在深夜想起。
想起夜晚,想起人。

很久都没有再和兄弟们聚在一起,了解关心彼此的方式似乎只剩下了微博、通讯。
陈赫总是有意无意去关注着李晨,甚至用小号每天给李晨微博微信发祝福。
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和蠢蠢欲动的心情。
他也每天每天关注着李晨的恋情。
以一种接近自虐的方式逼迫自己。
逼迫自己放弃。
然而无果。

他享受着和李晨在微博上互动,发一些带有隐秘意味的微博给李晨,内心有些同样隐秘的小窃喜。
他看到李晨明目张胆的甜蜜,就好似这甜蜜有自己的一份。
但这种“借来”的甜蜜,无法压抑潮涌般袭来的无力感。
他渐渐淡化了自己和李晨的互动,将自己压抑在李晨的好兄弟范畴里,不敢越界分毫。
唯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能悄悄和自己爱的人告别。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我会抛开我的骄傲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你是我唯一的最爱
  And I'm saying goodbye.
  我却要向你做出告别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濒临放弃
  And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对不起我无法对你开口
  And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无论哪里我都在你身边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说点什么吧,我快要放弃你了


7.

多年后,他还记得,那句无法告知的告别。

陈赫坐在李晨床边,泪水滴落在李晨的脸庞,声音哽咽: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Say something...”
他乞求。

——————————————————————————————————————————————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阖语无缘空余忆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唯君偏爱独眷属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滚落天涯随君去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默默寥落难以继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遍拾衣装漫无际
  It was over my head
  游鱼淼淼独见你
  I know nothing at all.
  衣带渐宽珠玉碎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恶壑艰险山复水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为君识得情滋味
  Just starting to crawl.
  相思入骨罹绝殇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无话凄凉旧离愁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凝噎哽涩星楼锁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滚落天涯随君去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默默寥落难以继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绮罗温绸不敌君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风月情堪上邪曲
  And I'm saying goodbye.
  缱绻覆了相思局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无话凄凉旧离愁
  And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凝噎哽涩星楼锁
  And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滚落天涯寻君去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默默寥落难以继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阖语无缘空余忆
  Say something
  怎叙无情便有意

——————————————————————————————————————————————

初听《Say something》就被抓住了,希望能呈现出好的情感


















































罪行

1.
“我有一个相恋已久的恋人"
他沉默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微微的摇晃着自己的手指。
“我有一个相恋已久的恋人”
男人重复道,脸上的表情流露出一丝痛苦,语调却带着些不好意思。
他觉得有些好笑,抬了抬眼,似是看不清男人的脸庞。
“然后呢?”他饶有兴味地问道。
男人似乎有些慌张,身体轻颤了起来。
“然后呢?”他端正了坐姿,用最低沉的声音重复。
男人的腰深深地弯了下去,将头抵在膝盖上的臂弯里。
“嗯?”他的语气透露着些许不耐烦。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厌倦,手腕快速的抖了一下,缓缓的将腰板挺直,平静地说:
“说起来也算是个故事。”
“所以我听你说”他打着哈欠一字一句地说,“你时间不多,要这样浪费吗。”
“啊,抱歉,原谅我啦,也让我好好的想想该怎么说嘛。”男人并没有因时间流逝而紧张,反而放松了下来。
“他是我相恋十几年的恋人,对,我们相恋十几年。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陪着我,保护着我。我曾经以为他是不会——”男人突然停了下来,低下头笑了笑,“他确实不会,离开我。”
“如果说此时此刻在这里面对着你,是要阐述我的罪行,那么,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你没有什么所谓的【罪行】。”他皱了皱眉头。
“或许吧”男人又笑了起来“我是认同我的罪行的,毕竟我伤害了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尽管我和他相恋了很长时间,彼此都已经成为了互相之间不可缺少不可伤害的一部分。不过,或许是他更加的爱我?这也说不定。说不定真的如此,因为总是我在任性”男人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总是在容忍我,包容我,可能是他爱我的天性在作怪。”男人调皮地说道。“不过——”男人想了想“这也是我犯下这个【罪行】的原因...不,应该说是这就是我的【罪行】。”男人顿了顿“他爱我,就是我的【罪行】。”
“你一定很难理解,因为你是不会懂的,不是吗?”男人笑嘻嘻地问道“你懂吗?告诉我啦。”
“我很难让自己去懂,因为像你这样懂的人太多。”他不情愿地回答道。
“哦——是么,那你听就好啦。”

2.
我很爱他。从很早的时候,在我们还未曾见过面,不,是他还未曾见过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很喜欢他。简直不可自拔。当我和我的好朋友Z说起来的时候,他冲我笑笑,说“你去追啊,追到了算你本事。”他说的时候带着股欠揍劲,我却知道我确实没有这个机会。
第一次见面很巧合,在相同的圈子,碰着相同的人,这里的每一个人之间说不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遇见他,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Z却拉着我大呼小叫,让我好好看看说不定再见就是下辈子了。我不想理他,就躲进角落里,只管看着我喜欢的人。
后来签到同一家公司,第一次见面,第一次他和我搭话,第一次他放在我肩上的手掌,都是我们后来不断品味的回忆。再后来,上了同一档节目,演了同一部电视剧,他的作品我依然喜欢得不行,而他也越来越关注我的发展。我觉得或许此生无憾,只是想起他在节目里的种种我还是会觉得,放不开。
节目录到第二季,他的绯闻愈演愈烈,女友美貌雍容,我的心情难以言说。终于,我放下了一切,走到他面前,一边卖萌一边试探性地问他喜不喜欢我,有多喜欢我。他很无奈的样子,不停地重复喜欢而且特别喜欢。我笑得很大声,然后捂着已经湿润的眼睛,哽咽地说:
“你知道...我有多喜...喜欢...你吗?”
他愣了一下,握住我的手,放在他胸口说,“知道。”
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你确定是最美好的时刻吗?”他问男人。
男人傲娇地看着他,语气有点小高傲,“这重要吗?我还没说完呢。”

那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没错,真的在一起了。
他对我越来越好,即使不能够经常在一起,也会频繁的短信或者私信我,提醒我添衣吃药,减肥锻炼。我很开心,每一条都舍不得删,即使我从来都是阳奉阴违。但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我做这些明知我不会做的事。我很开心,开心死了。
后来,就变了。


说到这男人的语气落寞了下来。


我们分手了。


3.
报纸报道了各种各样有关于我的信息,而在每一篇报道中,我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诱拐犯,而他全然是无辜受害者。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也明白公司是要放弃我。我看着铺天盖地的报纸,动天抢地地报道着我是同性恋,逼迫他的女友和他分手,骗取他的感情借此上位。我懂我这是玩完了。
他来找我,让我不要轻举妄动,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我,他说:
“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受到这样的伤害。”
我觉得,我值了。


“于是,我离开了他,永远的离开了他,来到了你这里。”男人凝视着他,目光灼灼,让他有些不舒服。
“这就是你对自己的交代吗?原来你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人?”他嘲笑般的问道。
“哎呀反正和你没有关系,我把我愿意讲给你听的讲给你,你自己要听的嘛。”男人赖皮般地说着。
“那么时间也就要到了,你还有什么话要我转告他的吗?尽管你俩都会忘记。”他看了看腕上的表,面无表情地说着。
“......有什么好说的呢?告诉他我爱他?这也太矫情了,不符合我的风格。”男人眼神无光笑得却很灿烂。
“如果他想听呢?”他疑惑地问。
“他不会想听的啦,对于他来说这不重要的。”男人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两眼眯成了缝隙状。
“那我们走吧。”他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黑色西装。
“啊,这就要走了吗?啊,哦,好吧,好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安,手脚不知何处安放。
“你已经把你想说的告诉我了,不过我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只会给你保留一天。”
“无所谓的,即使不保留这短短的一天,它也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男人又在笑。
似乎没过了多久,走到了一扇门前,门是纯黑色的,上面镂刻着各式繁复的花纹。
“走进去就好了么?穿过这扇门?”男人问道。
“没错。”他似乎也不想说太多。
男人一步一步走到门前,抚摸着门上的纹案,将头贴在门上,似乎在感受门的温度。
“那我走了?就这样走了?真的要走了啊。”
“走吧。你不能在这里多留。”他闭上了眼睛。
男人推开门,往里看了一眼,扭回头来说“我可以选择不进去吗?我想回来了怎么办。”带着哭腔。
他伸了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他,又强迫自己收了回来。
“你不得不走了。”
“唉?不要啊...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到时候你可什么都不要和他说哦,就说我很想他......”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摸索着门框走了进去。
男人最后看了他一眼,哭着说:“晨哥,我这个故事编得好么?”



4.
李晨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在这里见到了陈赫,这是只有死人才可以来到的地方,穿过门的灵魂能够开启下一世的旅程。
他看着陈赫的脸,觉得仿若隔世。
而他自愿放弃穿过门的机会,留在这里做引路人,引领来到这里的人选择正确的门,也从那些人嘴里听到他们的故事,偶尔也能听到和陈赫相关的事。
却从来没想到会这样见到他。
他多么想念他啊。
他抚摸着陈赫触碰过的每一个地方,缓缓地摩挲着那扇门的门把。
“引领人可以穿过这扇门吗?”他低声说“无所谓了。”
他笑了笑,打开了那扇门。



我爱你。
这也是我的罪行啊。










———————————————————————————————————————————————
第一次写文,第一次这样发出,不敢说写得怎样...或许有些生硬了
这里长离兮。